落霞读书

第十二章 雏菊别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所以你就是这样被卷入到这起案子中的!”坦普林女士羡慕地说道,“我的天,这多刺激啊,亲爱的!”她睁大了那双蓝色的大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一桩货真价实的谋杀案!”艾万斯先生洋洋自得地夸耀道。

“当然啦,我们的丘比对这样的事情完全没有概念。”坦普林女士接着说,“他连警察喊你去谈话的原因都不知道。亲爱的,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我肯定你能在这件事里捞到点儿什么好处。”

此时坦普林女士脸上露出的那种精明表情,完全毁坏了她那双蓝色眼睛里的纯真。

凯瑟琳感到有些不快。此刻他们刚吃完午饭,她看着坐在桌边的这三个人:坦普林女士——满脑子都想着那些精打细算的计划;艾万斯先生——天真地傻乐着;蕾诺斯——她那深色的面庞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

“你的运气该有多好啊!”丘比低语道,“我真希望我能跟你一起经历这个事件,看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的语调里充满了孩子般的憧憬。

🦀 落。霞。读。书=- l u o x i a d u s h u . c o m -=

凯瑟琳没有接他的话。警方并没有要求她保守秘密,而且很显然,要遮盖住警察曾找她聊过天这件事或者想要不与这位女东道主分享这些内容,都是不可能的。但她情愿警察一开始就严格要求她保密。

“对了!”坦普林女士突然从自己的梦幻中惊醒过来,“我终于想到这时应该做些什么了。一篇详细的报道,这将能带来一小笔收入。一位目击者,一篇以女性的视角写就的文章:‘小忆我是如何同那位被杀害的女士聊天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糟透了!”蕾诺斯说。

“你不懂。”坦普林女士柔和地、渴望地继续说道,“报纸可喜欢为这种花边新闻掏腰包了!当然啦,这篇文章必须要由一位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人来写。你完全不必亲自动手,亲爱的凯瑟琳,我敢说,只要你给我个框架,我就能编完整个故事。哈维兰先生是我的一位重要朋友,我们在一些问题上达成过共识。他非常讨人喜欢,一点儿都不像其他记者那样惹人烦。凯瑟琳,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宁愿什么都不做。”凯瑟琳毫不客气地说。

这种断然的拒绝使坦普林女士大吃一惊。她叹了一口气,转换了话题,想再多打听点儿这件案子的详情。

“你刚刚说那是一位容貌出众的女士?我很好奇她到底长什么样。别人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吗?”

“告诉过我,”凯瑟琳点头承认道,“但是我不记得了。我当时非常心烦意乱。”

“我也这么想。”艾万斯先生说道,“这件事不论发生在谁身上都会是个非常大的打击。”

但其实,就算凯瑟琳还记得那位死者的名字,她也未必会告诉坦普林女士,坦普林女士那些各种各样的提问已经引起了凯瑟琳的反感。蕾诺斯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主动提出要带凯瑟琳上楼去看看她的房间。蕾诺斯把凯瑟琳带到了她的房间,在她离开前,她对独自留在屋里的凯瑟琳说:“请您务必要原谅我的母亲,就算是对她自己那已经去世的外婆,她也是有一分就想着去赚一分。”

蕾诺斯走下楼,看到她的母亲正在和继父讨论着家里的这位客人。

“很不错。”坦普林女士说,“很中看。她的服装都很得体。那件灰色的裙子与格拉黛丝·库珀(注:格拉黛丝·库珀(Gladys Cooper,1888—1971),十九世纪英国著名演员。主要作品有:《像我这样的女孩》、《窈窕淑女》、《开心家族》、《秘密花园》、《包法利夫人》、《多佛的白色悬崖》等。)在《埃及的棕榈树》那部电影里穿过的款式一样。”

“你注意到她的那双眼睛了吗——怎么了?”艾万斯先生的话被打断了。

“别想着她的眼睛了,丘比。”坦普林女士尖锐地说,“我们来谈谈眼下最要紧的事儿。”

“好吧,我闭嘴。”艾万斯先生不再做声。

“她对我好像,不是那么的,嗯,顺从。”坦普林女士犹犹豫豫地选择了这个词语来形容凯瑟琳女士的态度。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她那样的人自带淑女的属性。”蕾诺斯咧嘴一笑说道。

“目光狭隘。”坦普林女士低语,“我想那是因为受之前的环境所局限。”

“那你得费番功夫去拓展她的眼界了。”蕾诺斯又是一笑,说道,“但你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你刚刚也注意到了,听了你那番话,她完全没有想配合的意思。”

“不管怎样。”坦普林女士满怀希望地说道,“在我看来,她不像是那么吝啬的人。有些人,总是会把钱的问题看得过于严重。”

“噢,好吧,那看来你将很容易在她身上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蕾诺斯说,“毕竟,这也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不是吗?也是你把她请到这儿来的原因。”

“我请她来是因为她是我的堂妹。”坦普林女士一本正经地说。

“堂妹?嗯?”艾万斯先生打破了自己原来的沉默状态,“那我可以直接称呼她为凯瑟琳了,是吗?”

“你怎么称呼她都不重要,丘比。”坦普林女士说。

“很好。”艾万斯说道,“那我以后就称她为凯瑟琳好了。你觉得她会打网球吗?”他又满怀希望地问道。

“当然不会了。”坦普林女士说,“我告诉过你,她一直是个保姆。保姆是不会去打网球或高尔夫球的,可能会玩玩槌球(注:起源于法国,在平地或草坪上用木槌击球穿过铁环门的一种室外球类游戏。),但我想她们每天也就是干缠缠毛线啊,帮宠物狗们洗澡之类的活儿。”

“噢,苍天啊!”艾万斯先生说,“她们真的要做这些事吗?”

蕾诺斯又一次来到了凯瑟琳位于楼上的房间里,她推开门,相当敷衍地问:“我能进来吗?”

见凯瑟琳没有反对,她径直走进了房间,坐在了凯瑟琳的床沿上,满脸探究地望着眼前的这位客人。

“你为什么要来这儿呢?”最后她终于问出了口,“我是说,为什么要来这里跟我们待在一块儿。很显然,我们都不是你乐于相处的那一类人。”

“呃,我很迫切地想要加入上流社会。”

“别说这种傻话了。”蕾诺斯敏锐地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笑容,迅速反应道,“你非常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同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我是说,你居然还有一些非常漂亮的衣服。”她唉声叹气着,“但它们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我长得不好看,但是又喜欢漂亮衣服,真是太遗憾了。”

“我也喜欢。”凯瑟琳说,“但我至今也没穿过几件。你觉得这件如何?”

她和蕾诺斯满怀热情地讨论了好几套衣服。

“我很喜欢你。”蕾诺斯突然说,“我原本上来是想提醒你别掉入我妈的陷阱里,可现在看来这种提醒毫无必要。你拥有真诚、正直等等这类奇怪的性格,但你绝对不傻。噢,天啊!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坦普林女士那哀怨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

“蕾诺斯,德里克刚刚来电话说他晚上要过来吃晚饭,一切都没问题吧?我是指不会出现什么让人尴尬的东西吧,例如鹌鹑之类的?”

蕾诺斯下楼安抚了一会儿她的母亲便又回到了凯瑟琳的房间。她的脸庞看起来明亮了许多,心情看上去很不错。

“真高兴老德里克要到这儿来。”她说,“你会喜欢他的。”

“德里克是谁?”

“他是雷康布里伯爵的儿子,之前同一位很有钱的美国女人结了婚。女人们都对他很着迷。”

“为什么?”

“因为一个很常见的理由:他是个漂亮的花花公子。女人们都喜欢这样的男人。”

“你也是吗?”

“我有时也挺喜欢这样的。”蕾诺斯说,“但有时我又想找一个为人和善的乡下牧师结婚,一起住在农村,在农场里种点菜。”她停顿了一会儿又加上一句:“如果是爱尔兰的牧师那就最好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得好好找找。”

过了一会儿之后,她继续讨论上一个话题:“这位德里克有点儿古怪。你知道的,那样的家庭净出一些很疯狂的赌棍。过去,他们甚至都能输掉老婆和房产,而之所以要玩这种刺激的游戏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喜欢玩。在这些嗜赌成性的人中,德里克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完美的赌徒,他温文尔雅却又放浪不羁,而礼数又往往恰到好处。”她站起来走到门口,“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下楼来看看。”

当屋里只剩下凯瑟琳一个人时,她深思起来。现在,她身边那种既宽松又嘈杂的环境让她感到特别疲惫。她那脆弱的神经还没从“蓝色特快”上那桩谋杀案中平复,这里的新朋友对这起案件的反应又让她的神经紧绷起来。她细细回想了那位被谋杀的女士。她虽然对露丝的死表示遗憾,但她又不能违心地说她对这位女士有什么好感,露丝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极端的利己主义,让她不太喜欢。

在她抓住时机离开露丝的包厢时,她的心情有点儿愉悦,但也有那么一丁点儿受伤,因为当时露丝的态度有些冷漠。凯瑟琳很确信那时露丝已经做了某种决定,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决定。然而不管那是什么,死神伸出了魔爪,一切都成了泡影。这一趟命运之旅竟然以这样一桩残忍的凶杀案收尾,实在让人唏嘘。突然,凯瑟琳想起一件事,这件事她本应该告诉警察,只是当时一紧张就忘记了。但这件事真的重要吗?她想到自己确实目击那位男士进了那间包厢,但又意识到她可能看错了,可能那位男士进的是旁边的一间包厢,而且他看起来可一点儿都不像什么火车大盗。她清楚地记得与他前两次邂逅的情景——一次在萨伏依酒店,一次在库克旅行社。对,她肯定是搞错了。那位男士绝不可能进死者的包厢,没对警察提起这件事就对了,要不然肯定会给那位男士带来数不尽的麻烦。

她下楼,来到室外平台,加入了其余三个人的聊天中。她一边透过合欢树的枝杈注视着地中海上的蓝色波浪,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坦普林女士和她闲聊,她很高兴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里,这儿比圣玛丽米德要好太多了。

那天晚宴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房间里换上了那件被称为“秋日之叹”的礼服,微笑地注视着镜中的自己,然后带着一种生平第一遭的害羞心情走下了楼梯。

坦普林女士的大多数客人此时都已经到了。尽管坦普林女士的聚会一向都是以喧闹著称,可今天的场面已完全陷入了一片嘈杂之中。丘比向凯瑟琳跑来,递给她一杯鸡尾酒,护着她一路往前走去。

“你总算来了,德里克!”当大门打开迎进了最后一位客人时,坦普林女士尖叫了一声,“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吃点东西了,我都快饿死了。”

凯瑟琳的目光越过房间向门口看去,她吓了一跳。这位——原来就是德里克。但她又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很惊讶。她知道在奇妙的缘分之链的牵引下,自己一定会第四次见到他。他停住了脚步,与坦普林女士交谈了一会儿之后又继续向屋里走。他们又都一起来到了饭桌前,凯瑟琳发现,德里克的座位正好被安排在她旁边。他立刻转向她,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我就知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他说,“我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相遇。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在萨伏依酒店遇见一次,在库克旅行社又遇见一次,人们不都说‘事不过三’嘛。您千万别说您不记得我或者没有注意过我,无论如何,我都坚持认为您已经关注到我了。”

“噢,我确实注意到您了。”凯瑟琳说,“但是你我今天的相遇并不是第三次,而是第四次。我之前在‘蓝色特快’上见过您。”

“‘蓝色特快’!”他的态度突然有了细微的变化,但凯瑟琳很难分辨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就好像他突然被按了停止键,暂停了一会儿。然后他谨慎地问道:

“今天早晨的谣传到底是怎么回事?列车上真的死人了?”

“是的,”凯瑟琳缓缓地说,“是有人死了。”

“人啊,千万不能在列车上死掉。”德里克评论道,“我相信这将会引起各种各样的法律问题和国际问题,最重要的是这又给火车的一再晚点找到了新的借口。”

“凯特林先生?”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美国胖女人,向前倾着身子,故意用夸张的美国口音与他攀谈。“凯特林先生,我敢打赌您早就把人家忘了,可我还惦记着您这样一位讨人喜欢的人呢。”

德里克也前倾着身子,同那位女士交谈起来,而一旁的凯瑟琳却陷入了无限的震惊中。

凯特林!是的,就是这个姓氏!她想起来了,但现在这个情景是多么讽刺啊!昨晚她看着眼前这位男子走进他妻子的包厢,当然,在他离开包厢的时候,他的妻子肯定还安然无恙,现在,他坐在晚餐桌前,浑然不知自己的妻子遭受了怎样的厄运。是的,毫无疑问,现在的他什么都还不知道。

一位仆人向德里克耳语了几句,并递给他一封信。他向坦普林女士说了声抱歉之后就拆开了信。一种强烈的惊讶之情浮现在他的脸上,接着他对今晚聚会的女主人说道:

“这件事非同寻常。罗莎莉,万分抱歉,我不得不离开这里了。警察局局长要立刻见我。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你犯了什么法吧。”蕾诺斯开玩笑说。

“很有可能,”德里克说,“也有可能是些无聊的蠢事,但无论如何我都得赶紧去一趟。这老小子怎么敢把我从晚饭桌上叫走呢?最好是真的有什么要紧事值得让他这么做。”他笑着推开椅子,站起身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