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读书

2003年 环保工程里隐藏的猫腻 · 2

阿耐2018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冰冰不喜欢嘉丽,她不明白一个女人得有多少无耻的无知,才敢将自己完全地交付给一个男人主宰,她即使再爱一个人也不会愿意,她想象不出问丈夫要钱花会是什么滋味。她甚至看不起嘉丽,觉得嘉丽枉费一颗考上重点大学的好脑袋。但据说嘉丽这是在帮柳钧的忙,虽然崔冰冰早知道柳钧的目的无非是让嘉丽出门走走,开阔开阔心胸,可既然嘉丽为了柳钧的事情来到上海,她总得从百忙的学习和工作中抽出周末时间有所表示,她打电话请钱宏明转达,她想邀请嘉丽吃大餐。钱宏明代妻子谢绝,说嘉丽这几天趁人在上海忙于啃书,以便赶紧知道还需要什么知识,趁还在上海的时候该查的查,该买的买。钱宏明的拒绝正中崔冰冰下怀。

令崔冰冰想不到的是嘉丽亲自打电话来跟她说抱歉,更让崔冰冰爆笑的是,嘉丽来电主题明确地说完不能接受邀请的歉意,便立即没了下文,电话那端只有轻轻的笑,一再的道歉。后面全是崔冰冰询问她在上海过得好不好之类的客套话,而嘉丽则是简单地回以是或者不是,崔冰冰不说结束,嘉丽也耐心陪着。崔冰冰很是哭笑不得,她想男人可能就喜欢这种性格的女人。

崔冰冰回头就将这个电话当作笑话转述给柳钧,柳钧听了也笑,不过柳钧也知这就是嘉丽。他周末在科技园区的工地监工,同时等待宋运辉来访。崔冰冰听到电话背景乃是嘈杂的声音,心里无端地欣慰。

宋运辉自己开车,柳钧老远看见就上去迎接。但柳钧看见车里跳出一个青春美少女,和他认识的可可。经宋运辉介绍,柳钧才知女孩是宋与前妻生的女儿宋引。柳钧听到宋引喊他柳叔叔,差点儿一个趔趄,他都老得可以做那么大姑娘的叔叔了吗?

宋运辉登高一看地面建筑物的布局,心中了然,奇道:“你还真是拿这么一大块好地全部做研发中心,而不是为了争取进入科技园区的门票,谎报一个项目。你公司旁边烧焦的那块地不是更便宜更便捷吗?”

“工业区空气越来越不好,我一家控制排放根本影响不了大环境,经常是某一家乱排放,臭足一大片地域。我们的工程师又个个内行,一闻气味就说空气中有什么什么,能致什么什么病,还怎么让他们安心工作?考虑科技园区的规划和已经招商的项目,基本上排斥污染行业,设计的环境也很不错,这儿未来可能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以后也方便工程师们上下班和户口在市区的落户。”

宋运辉听了连连点头:“你还真舍得下血本。你的研发中心人员流动大不大?”

“相比其他企业,我的研发中心算是很稳定。不过还是有好几个优秀人才流出,非常舍不得。若是自己创业或者去到更好的地方,那么我祝福他们,可是有些明显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给开的高工资,我看着真是心疼,可是又不能把刀架他们脖子上不让走。”

“以前外资刚开始大规模进入中国,开高工资挖去我不少人才,几乎有一半,可以说是砸了我一闷棍,逼着我不断想方设法提供人才升迁机会和优厚福利,眼下人员流失越来越少。十几年过去,回头再细数当年跳槽去外企的那些人,发展机遇相比留在东海的人差远了。事在人为,你也可以做到。”

柳钧叹一声气:“宋总,我这儿虽然挂名外资,可本质是私企,我也不愿学有些公司挂一个在国外注册的名号来国内招摇撞骗,所以说起来总归不属于主流,姥姥不亲,爷爷不爱,无处挂单。这回华北那家招标,宋总也知道的,标书说得很明确,只给国企产品和纯国外产品开绿灯。本来国企产品也没份,但国企好歹是主流,有关部门施加了压力,总算添了国企产品一条,我们私企就没人替我们撑腰了。那么大一个合同,真是急得我恨不得背一箱子钱去行贿。难怪我们研发中心的人还是要跳槽,谁都看得到私企老板的社会地位有多低,那么在私企老板手下打工只有更加低级,年轻有血性的人谁愿意被看低?有一个最可惜,在我这儿做了两年,非常优秀的人才,可惜跟我挥泪告别去了500强外企跑业务,全然抛弃了技术知识……”

“抱怨没有用,你应该竭尽全力留住那个优秀人才,事在人为。”宋引眼睛亮晶晶地在一边儿插话。

宋运辉和柳钧闻言都是一笑,小姑娘当然不会懂得人才虽挥泪却求去的复杂背景。

“小柳,你力邀我来参观你的研发中心,是不是希望我替你跟华北那家说句话?”

“是的,宋总,我们完全能做到符合各项技术要求。不瞒宋总,我们与这回竞标的外企在南亚竞争另一个项目,我反而在国外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且有望以价廉物美获得订单。希望我们的国企也给我们机会。”

宋运辉沉吟:“那家,我和他们关系不错。不过他们招标那么做事出有因。他们的主要负责人过去也支持国内研发,可惜四年前他力排众议采用一家私企的产品,结果私企拿出来的样品很好,最初产品也很好,渐渐就买通验收人员偷工减料了,最终导致事故,为此那位主要负责人被查得很惨。你不能怪没人替你们私企做主,关键是没人敢替你们打包票。另外,比如招标如果允许私企参与,你信不信,绝对有不少私企参与,最初拿出的标书比谁都好看,价格比谁都优惠,若真从字面上来判断,你还比不上他们。但等预付款一付,乙方就摇身一变挟持甲方了。为了大浪淘沙,招标企业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才能调查清楚,那么谁家愿意额外出这些钱辛辛苦苦来扶持一家私企?换你,是不是也要算算招标成本?有些事你不能心急,声誉需要一点一点地积攒,现在的环境已经远远好于过往。比如等你这儿的研发中心落成投入运作,这就是最拿得出手的硬条件了。华北那儿,我会替你问问。”

柳钧差点儿失望,想不到最后形势急转,他清楚宋运辉轻易不会答应,答应的话就一定会有结果。柳钧高兴得蹿起来,恨不得抱起可可往上抛。他抓住宋运辉的手连声说谢谢。宋运辉却不居功,指着工地道:“今天看到你这样的真投入很不容易,一个人坚持理念一条路走到黑很不容易,你得相信往后有越来越多支持产业振兴的管理者出现。新任市委曹书记,我前儿刚与他见过一面,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我们谈到去年底开始讨论的绿色GDP,谈到本市的产业发展和城市发展,相信你们的曙光就在前面了。”

“真的会有我们的机会?”柳钧不知为何,却不怎么相信换一个市委书记会真有曙光降临,毕竟像宋运辉这样的知识型干部太少。

-落-霞-读-书luo xia du shu . com. 🍌

“不要因噎废食嘛。不过作为你,你也得兼顾发展与创新之间的平衡,注意扩大你的规模,增值你的利税,你总得让大多数不懂科研的人看到珍惜你的理由,也不能光顾着自己属下科研人员的创新。”

柳钧不禁抓抓头皮,他奇怪宋运辉总能抓到他的弱点。于是他老老实实地道:“我在工厂新址上筹建一个铸造车间,以后我们的产品范围可以扩大很多,产能也将大幅度提高。我这回投入得特别多,索性让铸造车间更上个台阶,资金紧张得我每天睡觉做梦抢金库。”可又忍不住得意地炫耀,“不算这儿的研发中心,我现在全公司生产用地接近一百亩,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规模了。”

“好,趁年轻,吃点苦算什么。回头等车间安装得差不多,再通知我去看看。”柳钧的这点儿规模,相对于宋运辉指挥的千军万马,着实算不得什么,他很难为此产生共鸣。但宋运辉看好柳钧的坚持,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有人能脚踏实地将理念变为现实,太不容易。“铸造车间的污染会不会很大?我看到新的规划,城市准备往你们工业区的方向扩展。”

“我在努力减少铸造车间的污染。不仅我个人受不了工业区那几家汽配厂家的铸造污染,我的精密设备也受不了,怎么可能在自家也安一个污染源?”

宋运辉点头:“绿色GDP,虽然只是会议上的一个提议,可毕竟是有人提出了,说明污染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关注点。我们做企业的得好自为之。”

但柳钧没把宋运辉的这个提醒太往心里去,他都已经凭良心达到很高排放标准了,工业区应该树他为标杆。正好申华东开着改装的沙滩摩托玩得兴奋,来电勾引柳钧听他们那边的尖叫。结果柳钧没被勾引,宋运辉却被女儿抓去找申华东了,扑克牌脸①面对女儿的时候洒满蜜糖。宋运辉约下回再看研发中心布局,他对柳钧的研发模式很有兴趣。

①扑克牌脸:玩扑克牌时为了不让对手猜出手中的牌,要面无表情,后来用来形容人面部严肃,不带任何感情。呼啸山庄

新上任的市委曹书记果然如宋运辉所言,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一上任不是先烧三把火,而是频繁下基层走访调研来获取一手资料。当然也包括利税重镇工业区。来之前,工业区管委会全体出动,与几家被安排参观的企业对口径,以免出岔子。腾飞也是被指定企业之一,柳钧现在当然清楚怎么与官员说话:一是官员台面上说的话不能当真;二是永远不要公开指责官员;三是中国足球的精英深藏于机关。所以他才不会胡言乱语,也不会有所指望。

很快,曹书记下来视察了,但曹书记并未照着工业区安排的路径走,而是走出自己的一条路,看到工业区的严重污染,脸色与挂满灰烬的树叶一样黑。柳钧倒是意外了,原来还真如宋总所言,曹书记是个有想法的人。

嘉丽经过反复推敲,终于和柳钧约下时间,讨论园林设计方案。柳钧依约上门,却是大忙人钱宏明给他开的门。他奇道:“你今天竟然休息?难得。”

钱宏明的左手习惯性地在嘴角碰了碰,又立刻拿开,笑道:“嘉丽生日,你说我该在吗?”

“嗳,我不该空手来。”

“呵呵,嘉丽在生日这一天展示这几天的工作成果,那么你只能说好不许说坏喽。”

柳钧本来就没指望嘉丽能帮到什么,当然一口答应:“那当然,嘉丽做的方案还用说吗?”

两人对视一笑,钱宏明这才让开身。柳钧走进玄关,当即惊住,满满一地的图纸,而嘉丽则是抱着小碎花骄傲地跪坐在图纸中间,对着柳钧微笑:“我把你拿来的三个草案大致吃透了,从艺术角度考虑,我有个新提议。”

“怎么样?”钱宏明在柳钧身边轻轻地问。

“想不到。”

“所以你还有必要替她担心吗?嘉丽的内心不知多丰富。”

“杨巡的太太任遐迩据说十项全能,带着孩子去美国受教育离开丈夫一年多,提出离婚了,杨巡急死。婚姻中距离不会产生美,距离就是单纯的距离。”

钱宏明笑了笑,推柳钧进去,却不接腔,轻轻地就将话题扭了开去:“柳钧,你看看嘉丽草草赶出来的效果图,大致是这个样子。我们不专业,你只要能看明白就行。”

柳钧惊讶,他最近几乎每天跑工地,对新研发中心的布局了若指掌,一看效果图就知道这是尺寸按比例缩小,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水粉画,方位却是精确,一草一木也描得清清楚楚,方便设计公司根据专业对号入座。等嘉丽对比着园林公司提出的方案图纸说明她的草案,柳钧轻而易举地听懂,而且很容易接受了艺术效果更好的方案。期间,最多不过是根据他的实际需求,局部做一些修改。嘉丽拿着画笔刷白后添彩,很快完成。柳钧非常欣赏嘉丽对每一块园景配上的说明,比如有些来自唐诗宋词,有些取材自经典文章的某一段,古今中外被嘉丽涉猎了个遍,有这些说明打底,柳钧觉得研发中心的绿化似乎成为了一种文化。他让嘉丽索性好事做到底,把每一幢楼的名字也拟了,省得他们一帮工科生在大好园景中从一号楼窜到二号楼,大煞风景。

钱宏明以好丈夫模式,一直耐心陪在一边儿,随时给嘉丽恰到好处的帮腔,也将小碎花照顾得妥帖,任谁见了都会以为这是一个极致完美的家庭。可柳钧正是因为已经知道,才觉得钱宏明的举止是那么的假,假到满是蛛丝马迹……可能钱宏明自己也不清楚,他不时将左手背举到嘴角边,频率高得异乎寻常。他作为钱宏明的兄弟看得明白,那么嘉丽作为钱宏明的太太,不是更应该看得清楚吗?

柳钧将图纸收拾起来,笑道:“我明天与园林公司重新讨论设计,一定大力推荐嘉丽。”

嘉丽抿嘴微笑,钱宏明则道:“别给她找事,她最近醉心大乘经中的《华严经》,为此还学习梵文,弄懂那些般若啊波罗啊究竟有什么本意,若不是你的事,她理都不理。”

柳钧惊得弹眼落睛,即使让他猜一百次,他都猜不到嘉丽在忙着这些。他在钱家吃了一顿生日宴,出来后他需要倾诉,赶紧告诉崔冰冰今晚发生的一切。当然,他没忘记在钱家留下他得意的钢琴独奏CD。

“我现在已经不敢坚持己见,凭我对宏明的了解,看得出他是真在乎嘉丽,不像演戏。不,应该是他们两个什么都没变,就我一个外人在庸人自扰。”叙述之后,柳钧如是总结。

“是啊,我上个月生日,你正好有事还抽不出时间来上海呢。可你看钱宏明,最近几天据说市场挺波动,他原不该离开上海回家陪嘉丽过生日。可见他是个有心人。也可见一家有一家的相处模式,外人理解不了。以后你别管了,人家嘉丽也……不对,嘉丽研究的是佛经,遁世?心灰意懒地遁世?”

“看着不像,嘉丽自己烤生日蛋糕,很热心地帮我,如果遁世,还会费心做这些吗?”

“看不懂,我最近频繁发现我不懂女人心,以后你不要再问我女人是怎么想的。”

柳钧擦着冷汗问:“你……你难道不是女人吗?”司藤

“我一定有什么错位,你看嘉丽,很女人吧,她做的事别说我做不出来,我连理解都难。再说我同事,两个重点大学出来的小姑娘,我不清楚她们做事怎么总那么没条理,基本上前一件事与后一件事全无逻辑关系,她们也能扯一起,火大了批评几句,她们又梨花带雨地说我态度凶,还说那种需要编程的事本来就该是男人做的……女人啊。”

“那我俩算什么关系?”

崔冰冰一愣,忙道:“那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老早登报脱离女性队伍了。”

 

发表评论